藤妈教子 希望孩子生活幸福

鲁恺,从小跟随父母移民加拿大,这个下个月才满18岁的华裔男孩,去年12月被普林斯顿大学全奖提前录取,今年1月拒了剑桥的offer。上学期间,获得全美计算机竞赛的第一名,还曾入围美国总统学者奖,这个众人眼里的小学神,到底是如何练就的?就此,《留学》采访了鲁恺的妈妈陈慧。

提到鲁恺的学习,陈慧并没有非常引以为傲,摆出说教的姿态,倒是十分恳切地对《留学》记者说,自己的英文水平一般,鲁恺从小成绩就比较优秀,没让家人操很多心。

去年鲁恺拿到普林斯顿的offer之后,当地的华人朋友邀请他去家里做客,要他分享经验。当时朋友家里总共来了十几个华人家庭,鲁恺落落大方地跟大家讲述了他的申请过程,思路清晰,丝毫没有紧张和羞涩的感觉。当时,在场的一位妈妈就逗他,说鲁恺,你这么棒,是天生的么?鲁恺这时才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的自信都是妈妈从小培养的。”

谈到对鲁恺的教育方式,陈慧形容自己,是一个“不太传统的家长”。“从鲁恺小的时候,我就不喜欢跟一些家长做各种比较,比如我的孩子又学会了几首唐诗啊,又认识了几个字啊,又会算什么数学题了啊,很多家长都会沾沾自喜,但这都让我很反感,”陈慧告诉《留学》记者,“我觉得培养孩子独立思考的思想和意识更重要,我也不会要求他一定要像完成任务一样地去学习。”

鲁恺小时候,陈慧给他讲完故事也会“归纳中心思想”,但她更强调,要敢于质疑权威、要真正做到诚实。独立思考比全盘接受更重要。陈慧给《留学》记者举了几个国内小学课本上的例子。第一个是《小马过河》,“这篇课文是教小孩子要大胆尝试,但是我会告诉孩子,不是什么事都是可以去尝试的,如果你知道做一件事一定有危险,比如触电,就一定不要去做。还有课本上有一个常识性的错误,说松鼠过河的时候被淹死了,但其实松鼠是会游泳的呀!”第二个例子是《愚公移山》,陈慧说觉得不应该在孩子太小的时候就传达这种有点“顽固”的思想,因为“不应该教孩子做根本做不到的事情”,而且“愚公可以自己坚持这么做,但是他没有权力决定他子子孙孙的命运”。

“如果我告诉他必须要学习愚公这种精神,但他长大后会发现这个社会根本不是这个样子,他的逆反心理会更强。我不会照本宣科,我觉得通过故事来启发孩子独立思考,让他们自己学会分析问题,才是更重要的。”这种典型的“反传统教育方式”,让鲁恺很小就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

7年级时,鲁恺从加拿大到美国参加数学竞赛,回来之后,鲁恺就对陈慧主动提出:“妈妈,我觉得美国的小孩水平都比我们高,我一定要去美国上学。”虽然小小年纪,但陈慧却感受到了鲁恺眼神中的坚定和期待。鲁恺一般不会无厘头地提出什么要求,不过一旦决定,就很难改变。考虑再三后,陈慧和先生也尊重了孩子的想法,放弃了当时已经非常安稳的生活和工作,全家随孩子转学去了美国。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人云亦云,我希望他能坚持自己的想法。这比他在成绩上取得多少A+都令我高兴,而且我也相信,这对他以后的人生会更有帮助。”陈慧对自己的教育理念非常有信心。

陈慧之前是在国内老家的政府机关工作,鲁恺出生在湖北,但鲁恺的爸爸一直在深圳,后来为了更好的家庭教育,在鲁恺不到两岁时就跟着妈妈到了深圳,并在那里上了幼儿园。幼儿园毕业之后,陈慧全家移民到了加拿大。

“从小他的语言天赋就不错,我们刚到加拿大时,他两个月就完全适应了学校的英文教学环境。其实当时我们也担心过,但过来之后当地的华人朋友告诉我们,语言对这么大的孩子不是障碍,说我们要担心的不是他的英语,反倒是汉语。”的确,跟鲁恺差不多年纪出国的小孩,不管出国前汉语水平如何,在读完小学后,英文流利,汉字不识几个的大有人在。“我们在家里都说中文,鲁恺能听能说,但在读写上基本就是个文盲。”

谈到鲁恺在国外上学的经历,让陈慧最多感触的就是记不清的转学次数。在加拿大读小学时,鲁恺几乎平均不到一个学期,就得转一次学。“一开始是因为当时也不太懂什么学区房,就随便找了房子住下了,后来一方面想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一方面我们当时的工作也不太稳定,就来回搬家了好多次。”

多次搬家和转学的经历让鲁恺的适应能力变得非常好,每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鲁恺很快就能和当地的孩子打成一片。在学校成绩上,陈慧和先生从来不做强制要求,一是因为国外的基础教育的确比较简单,再就是也不想给孩子太多压力。“我和我先生在孩子面前表现的永远都是爸爸妈妈相信你,对你的成绩有信心的态度。我觉得对孩子的信任和鼓励才能让他从小树立自信心。”

来美国读完9年级后,鲁恺考上了全美非常有名的一所私立高中,当时也有过再次转学的念头。“不过很多家长都告诉我们高中不要转学,一方面孩子已经熟悉了这边的环境,成绩也得到大家的认可,再去一个新环境需要重新开始;另一方面那所私立高中的竞争太大,里面很多学生都是已经非常厉害的了,有的已经拿过世界级竞赛的金奖,出过唱片,开过个展也都大有人在;再就是转学到那边需要一大笔费用。我们综合考量了各个因素,最终还是决定在这边继续学习。”

学习上鲁恺没让家长多操心,但谈恋爱这件事,却曾一度让家庭氛围紧张了一年。

当时,鲁恺刚转来美国上高中没几个月,就跟班上一个白人女孩谈起了恋爱。而这件事,陈慧一度并不知晓。直到一次学校舞会结束后,陈慧去接鲁恺,发现他和一个女孩牵着手走出来,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一再追问之下,鲁恺承认自己是谈恋爱了。

当时,14岁的鲁恺正处于叛逆期,早恋这件事让他父母头疼不已。“当时我们都非常担心他的学习会不会受影响,也苦口婆心地劝过,旁敲侧击地讲过,但他根本不听。”那时候,鲁恺几乎是天天跟女朋友煲电话粥,一打就是几个小时。陈慧也从担心变为焦虑,“我又不上班,经常一个人在家就琢磨着怎么办,茶不思饭不想的,家里就一个孩子,我有时候也是越想越担心。不过现在想想,其实也挺可笑的。”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陈慧意识到必须要采取点措施了。有一天学校放假,但鲁恺没有跟她讲,而是偷偷跑去女孩家玩了。陈慧从别的同学那里听说当天放假后,就直接打电话给鲁恺,问他在哪儿,为什么不告诉她学校放假了。“可能是第一次撒谎,孩子也不太知道怎么说,就知道一直嘴硬说没放假,在学校呢。” 从小,鲁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跟陈慧讲,母子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交心的朋友。但这次撒谎,让陈慧觉得有些恼火。她决定带着鲁恺找女孩家长谈一谈。“不过对方的家长反倒是非常支持的,还劝我说,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家长无权干涉。希望我能同意他们交往,就算要管也只能管自己的儿子。当时弄得鲁恺很没有面子,我也有点尴尬,又有点哭笑不得。“现在谈起这件事情,陈慧觉得自己的做法的确是有些冲动,“中国家长都把早恋这事儿看得太重,当时的行为有些过激了,也没有考虑孩子的感受,其实应该好好引导,让孩子平稳地度过叛逆期。”

虽然当时表面上陈慧同意了他们交往,不过回家之后还是会时不时提醒鲁恺学业为重。后来,暑假期间鲁恺参加了一个外地的夏令营,恋爱的新鲜感也渐渐过去了。回来之后他对陈慧说,“妈妈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圈禁在两个人的小圈子里,在夏令营里能跟更多优秀的人在一起,探讨问题,我觉得这样才更有意义。”听了鲁恺的话,陈慧也彻底放心了。“还是要顺应孩子的成长规律,家长可以适当地扶正,但不能强迫他去做或者不去做一些事情。”

后来鲁恺也陆续交往了几个女朋友,作为家长的陈慧也就不再多加过问。“有一天他非常严肃地对我说,妈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会对自己负责,也会对对方负责的,所以你可以放心。”鲁恺的话让陈慧突然意识到,孩子的确是长大了,而且做了这么久全职妈妈的她,也相信孩子的为人处事,“与孩子的沟通,还有什么比建立在信任基础上更好的呢?我告诉他,妈妈相信你。”

现在的鲁恺,是很多家长眼里拿来比较的“别人家的孩子”。9年级开始做私人家教;10年级第一次考SAT就得了满分;11年级基本学完高中所有课程,并且全A;现在正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学习大学课程,因为天文物理的成绩过于优秀,引来大学同学的不满—他们强烈抗议教授以鲁恺的成绩做A的基准,因为这样他们很难拿到A;计算机竞赛全美第一;还曾入围美国总统学者奖(因为获奖者必须是美国籍,所以尽管成绩优异,也没能最终获奖)。

这些光环听起来,让这位不满18岁的华裔男孩多少有些传奇色彩,不过陈慧说,这些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比如,孩子从小喜欢阅读,家里从他小学一年级开始就订阅各种报刊杂志, “《国家地理》、《科学》、《挑战》、《华尔街日报》、《》、《》、《美国新闻周刊》、《时代》但凡市面上那些有名的,我们家都有,” 说起这些报刊杂志的名字,陈慧如数家珍,“他小时候爱看科普书,现在的阅读范围更广,所以考SAT时,我们根本不担心他的阅读。”

有一次陈慧开玩笑说,“既然这些学校的图书馆都有,以后就不要订了吧?”没想到鲁恺却说,“妈妈,这些钱我以后都能挣回来的。”

“虽然他的学习成绩很棒,不过我们也想让他全面发展,小时候也让他学过钢琴、篮球、足球,不过都没有学出名堂来,主要原因就是,孩子不感兴趣。”以前在加拿大的时候,为了让孩子多出去玩,陈慧的先生和当地的华人家庭还一起组建过足球队、篮球队,还组织各种比赛。“在国外的家长都知道,其实SAT2400和2200申请大学时,机会是一样的,老师觉得只要到了一定分数线的成绩都是一样优秀的,剩下的就看你平时做了什么,比如参加过什么竞赛、夏令营、做过什么义工等。通过这些,才能在考官面前更立体地呈现出一个人的整体状态。”

发现鲁恺对体育运动不感兴趣,陈慧就努力发掘他在其他方面的兴趣点。后来,她觉得鲁恺在语言表达上有一定的天赋,就经常鼓励他多参加一些活动担任主持。“这不仅锻炼了他的胆量,而且也容易增加他的自信。”

不过陈慧一度不太支持鲁恺学计算机,因为鲁恺的爸爸就是一名计算机工程师,看到先生经常在电脑前面一坐就是半天,也不活动,觉着对身体不好。“不过他自己喜欢这个啊,也没办法,随他吧!”

采访到最后,《留学》记者问陈慧,有没有想过,或特别希望鲁恺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陈慧想了想告诉记者,“他现在还小,我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作为妈妈,我只希望他以后家庭生活幸福,多生几个小孩。”

现在的鲁恺,虽是很多人羡慕的优等生,却也是喜欢上网聊天、打游戏的一名普通高中男孩,单纯、善良,做事还有点小磨蹭,偶尔也会对妈妈的唠叨不耐烦,他的梦想是成为比尔·盖茨、扎克伯格那样的人。为此,他今年已经申请了谷歌公司的暑期实习,而他即将迈出的下一步就是进入普林斯顿,在这所顶尖学府继续他的梦想。

新东方美国中学藤校展 美国中学招生官见面会

这个夏天,牛校真的来啦!真正的美国优质私立寄宿中学,他们真的来了!火热七月,新东方前途出国特别邀请到劳伦斯维尔中学、格罗顿中学等8所全美TOP50寄宿中学来访,7月来到上海,这样的机会,千万不要错过!

从全美排名第二到第四十的8所学校的现任招生官将齐聚上海,悉数亮相在美国中学藤校展上,从指导面试与文书的工作坊,到初中生课外活动大赛,再到一对一的面试,两天的活动帮助孩子将美国高中申请路上可能遇到的问题一网打尽,掀起一场美高申请季的大风暴。你准备好了吗?

如果你家里有初一至高一的学生,如果你对孩子的规划有着明确的方向,如果你是有意向了解美国留学,那么,就可以报名参加美高藤校展活动,让孩子与藤校现任招生官们一对一见面吧。

针对美国中学申请最关键的四个环节——文书和面试、课外活动、标准化考试以及择校选校,本次的藤校展将为你一一突破。招生官携手新东方的名师,为上海的初中生打造超具价值的工作坊和讲座。

对于很多初中学生来说,既没有写过文书,更没有参加过一对一的英文面试,所以在申请的路上,文书和面试成为很多学生的“拦路虎”。究竟什么是招生官心中的“完美文书”?究竟如何做头脑风暴确定文书的主题和风格?面试时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届时将有来自全美排名第5的格罗顿中学的招生办助理主任、全美排名第15的凯特中学招生总监、全美排名第18的圣安德鲁中学的招生办副主任、全美排名第26的布莱尔中学的招生办副主任和全美排名第40的伽文纳中学的招生办副主任为你讲述他们在每年筛选简历的时候,什么样的文书最让他们眼前一亮,什么样的面试表现最让他们满意。

对于中国学生来说,美国的“课外活动”与中国的概念不同。当课外活动在美国本科申请时发挥了越来与重要作用的同时,美国中学的申请也越发看重学生在课余做了哪些项目、哪些公益活动。为什么美国中学青睐课外活动强的学生?什么样的课外活动在申请的时候更有竞争力?就让藤校招生官们为大家一一解读吧。当工作坊中理论课程结束后,还将有第一届上海初中生课外活动大赛正式启动,十余个上海初中生社团或个人带着自己最有创意的活动想法和活动实际成果,在招生官面前全方位展示自己,获得最权威的课外活动反馈与指导。招生官就是现场的评委,他们将从申请的角度对活动进行解读,并且将颁发由藤校招生官亲笔签名的获奖证书,为申请名校增加砝码。如果你对课外活动还没有头绪,或者希望找到志同道合一起做活动的同学,不妨来现场观摩活动,结交来自上海及周边地区的最强初中生吧。

在美高申请时,标准化考试和择校是绕不过的两个坎,现在初中生的托福和SSAT分数水涨船高,如何不在硬实力上就被打败,个中技巧需要更仔细的琢磨。而在成千上万所美国高中里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所也是个技术活,怎么选?让专家名师告诉你。

在学习了面试的技巧之后,就将是真刀真枪的实战时间。很多学生反映面试时非常紧张,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与心仪的学校失之交臂。这一次,新东方把藤校现任招生官们请到了上海,让上海的初中生们提前感受美高面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招生官可能会问些什么,他们希望看到你展示些什么,可能会碰到哪些状况。这是真正申请面试前的预演,让你不再惧怕面试,把真实的实力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随着留学群体的越来越低龄化,美国高中的申请也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让美国名校招生官们现场为你支招,在申请路上就能少走弯路,走在同龄人的前列,也离自己最心仪的院校更近一步。

主讲人:凯特中学(排名第15)招生办总监、布莱尔中学(排名第26)招生办副主任

主讲人:格罗顿中学(排名第5)招生办助理主任、圣安德鲁中学(排名第18)招生办副主任、伽文纳中学(排名第35)招生办副主任

主讲人:劳伦斯维尔中学(排名第2)招生办副主任、西城中学(排名第40)招生办助理主任

藤校毕业的中国人在美国给印度人打工! 为何在职场上中国留学生完败?

不久前#中国人在美国给印度人打工#的新闻再一次引起国内网友讨论,明明平时被我们嘲笑的咖喱人民,为什么反而在美国成为我们的领导?而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就业问题也再一次引起广泛关注。

曾几何时,硅谷有句让许多中国人自豪的名言:硅谷是在印度人和中国人的背上建立起来的。

越来越多的印度人正进入全球顶尖企业担任高管,印度裔国际CEO的数量更是多到不可思议,在硅谷三大IT公司中(谷歌、微软和苹果),前两者的CEO都是印度裔。

与此同时,被夸赞为“勤奋、靠谱、技术能力强”的中国工程师们,却始终停留在研发人员层面,鲜少能够向管理层突破。

事实上,印度人在硅谷的势力不止于此。百事可乐、软银、Adobe、联合利华、万事达卡、标准普尔等,都有过印度裔CEO掌舵的历史,但是在高管层中却鲜有中国人的身影。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综合调查表明:截至 2012 年,印度裔做高管的公司占到了 33.2%。即便美国硅谷的总人口中印度裔仅占 6%,但他们创办的公司,却占到了硅谷所有公司的 15%。

不仅是企业,印度裔在教育领域也是遍地开花,哈佛大学商学院院长尼汀·诺里亚是印裔,芝加哥大学商学院院长苏什·库马尔也是印度人,硅谷甚至有一种说法——“阿三哥们真的要统治美国。”

加上美国最新H1B政策出台,美国很多大公司为了应对川普“任性”的决策,不得不对招聘政策作出调整:

美国每年Sponsor留学生最多的Infosys宣布“将不会为工作经验只有四年以下的员工申请H-1B签证“。

印度人懂得用英语的方式来思考问题,并且从不惮于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中国学生通常更纠结“字正腔圆”,即便英语流利、发音标准却囿于中译英的思维,在沟通和表达效率上逊色不少。

与大多数亚洲学生相比,印度学生更愿意融入美国学生的群体,和本土学生打成一片,花更多时间去社交,并乐于去表达自己、展现自己。而中国留学生则热衷抱团,对于融入当地朋友圈缺乏兴趣。

“中国学生沉默谨慎,印度学生能言善辩”,哈佛大学的张伯庚(Julian Chang)教授,就曾评价中印两国学生在这方面的差异:

“无论是价值观还是习惯,比如说他们在美国的企业里很多是outside office,你要是不去看球,不跟大家一起去吃饭、看球、玩儿,那就很难加入领导圈。”

前段时间热播剧《都挺好》中大哥苏明哲便是留美的一名程序猿,四十多岁依然只懂得埋头苦干,不懂得跟领导沟通和交际,最终导致自己被裁员。

在技术上,更聪明的中国人可能会比印度人做的更好,但是在管理能力上,大部分中国留学生是比不上印度留学生的。

翻开印裔高管的简历,可以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有MBA学习的背景,皆是“技术+管理”的复合型人才。而据统计,在硅谷,拥有MBA学位的印裔占28%,华裔只有7.2%。

印度人对于商学院的重视,不仅体现在他们的美国教育中,在印度本土,商学院课程已经成为了高校的“必选课”。

印裔CEO兄弟文迪•邦加和安杰•邦加,前者是联合利华公司前任CEO,后者是万事达卡现任CEO,他们觉得自己成功源自于走南闯北的童年经历。

邦加兄弟父亲是印度陆军中将,他们每隔几年就得跟着部队搬一次家。“你必须适应新朋友、新地方,无论你去哪里都必须创建你的生态系统。”而这种能应对多元化环境挑战的能力,恰恰是跨国企业高管最需要的核心竞争力。

百事可乐CEO卢英德·诺伊也曾说过:“我没有什么神奇的配方,我只有谦虚学习的精神,适应环境的灵活性和对成功的执著追求。”

而这种能灵活适用外部环境的能力也是在安定环境下长大的中国留学生所欠缺的。

中国人喜欢抱团,形成自己的小团体,但是更多的是为了逃避社交尴尬而选择“老乡”。在真正的职场竞争上没有“利他共赢”的处事哲学,甚至还会内斗排挤,缺乏职场高情商。

但是印度人在海外有着严重的“抱团文化”,各类行业的印度人协同编制出了一张强大的人脉关系网,在美国的印度员工常常能享受很多额外“福利”。

上文提到了中国留学生之所以不如印度留学生,其中一大原因就是缺乏沟通能力。这可以说不只是中国留学生的问题,乃至整个中国的学生都可能存在沟通能力问题。

在传统观念下成长起来的中国学生,从小也被教导要“少说多干”,甚至被要求只要听话就好,不需要表达或者争取自己的意见。长期下来中国学生更多习惯于压抑自己的个性和表达,而忽略了主动交流、全情投入沟通和理解他人。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大部分中国留学生缺少在美国的人脉,只会局限在中国同学的小圈子里,不知道怎么提高自己的软实力和英文交流能力。

所以在日常的教育中,家长应该主动去引导学生交流,去表达自己的想法,从而加强学生的沟通能力。除此之外,家长应该从小锻炼孩子的独立能力,学会让孩子一个人去解决问题,增强孩子的自立及适应能力。

中国学校对于英语只注重笔试考试,对于口语表达则完全不重视。所以很多中国留学生在国外因为口音问题或者表达问题常常会容易被人嘲笑或造成误解,久而久之,中国留学生会更加选择与中国留学生抱团,用汉语交流,无法融入到国外的圈子里。

特别是现在中国学生数量暴增,甚至某些学校之中,中国人的数量超过了35%,学生完全可以使用汉语在学校正常生活。

中国留学生热衷抱团,对于融入当地朋友圈缺乏兴趣。这种习惯养成后在他们走入外企职场后就会显露出弊端。

无论是价值观还是习惯,比如说他们在美国的企业里很多是outside office,有些类似于国内的酒桌社交。你要是不去看球,不跟大家一起去吃饭、看球、玩儿,很难顺利地融入领导圈子。

另外,中国学校应该更加注重对学生社交活动的培养,如增加学校社团活动,增加学校体育活动等等,锻炼学生的社交能力和沟通合作能力。

财经号声明:本文由入驻中金在线财经号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同时提醒网友提高风险意识,请勿私下汇款给自媒体作者,避免造成金钱损失,风险自负。如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及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客服咨询电线

您还需要支付0元我已阅读《增值服务协议》确认打赏1鲜花=0.1元人民币=1金币打赏无悔,概不退款